乌糯坑村的阳光
发布日期:2016-12-19 信息来源:宁海新闻网 浏览次数:字号:[ ]

到过乌糯坑,乌糯坑那天的阳光,我就深深记得,忘不了了。

天的蓝,云的白,水的清冷。虽时令已过大雪,但山中仍像深秋,蓝天白云映衬下的一路山色,极丰富。人说秋色醉人,我倒想说,走进山里,一边眼睛看着,一边呼吸着,那才叫醉人。乌糯坑,为什么叫乌糯坑呢?我们人人心中都有这个疑问。据说,乌糯坑,原来叫乌洞,后因山坑里多产乌糯,才叫乌糯坑。“乌糯”,小时候听过,却搞不清“它”到底是什么。是香喷喷的乌糯米饭吗?像是,却又感觉不是。忽想到宁海“上路角”连带天台山一带的老话:“蜡烛放横倒,柴株当棉袄,乌糯当糯稻”。“乌糯当糯稻”,那说明乌糯并不是糯米,那它到底是什么,不得而知。

车在水泥山路上向上转,眼前出现了工地彩棚,乌糯坑村到了。下了车,空气特别清冽,让人想大口大口呼吸。阳光在白晃晃的水泥地上有点儿晃眼,村口一棵高大的枫香树,衬着山,直向蓝天,沿山而建的一长溜几十间三层楼房,非常亮眼。暖色的立面,敞亮的玻璃阳台,很有现代感。眼前的山村,全不是我想象中的带有浓浓乡愁的石垒青瓦老屋。听介绍,在美丽乡村建设中,乌糯坑村是山村改造的实验版,正在打造依山而建、布局美观的现代新农村新模板。山村,正在打造,真的很新。工地彩棚还是临时办公地,旁边还将建起漂亮小公园,村口的30亩土地将统一建停车场、服务中心等配套设施。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将建“服务中心”,是不是有点新奇?我边听,边看,呼吸着新鲜空气,享受着暖暖的阳光。这地方太适宜人居了。暖暖的,就像那串串挂在村口大树上的红灯笼,很喜庆。唐代大诗人杜甫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那还只是虑及寒士,而乌糯坑村的新楼房是实实在在为着山乡村民的,这境界真不可同日而言。

水泥场地边,立着几块宣传牌,介绍着乌糯坑村的三奇景。三奇景之一“上下一层屋”,我不很理解,其实奥妙是要走进村里才能领悟得到。三奇景之二“家家不闭户”,想到古时仅赞颂“夜不闭户”,而这里是“家家不闭户”其实又是说不必刻意闭户。山村的纯朴民风,那就有特别的意味让人咂摸了。想起水泥钢筋森林间不要与陌生人说话的那种生活,你是不是特怀念这里所展现的纯朴?三奇景之三“千古一棵树”,原来这树,就是我眼前所见的枫香树,耸立在村口。阳光照着高高树上的串串红灯笼,换个角度看,阳光透过那一树的红灯笼,你都可以自己想象那种红红的暖意,会让你有怎样的诗意萦怀。我们一群人里有穿红衣的,在这里,她们被摄影师发现了。她们也很愿意被摄影师“抓着”当模特。她们背对着摄影师“自然”地走上村庄的台阶,摄影师“咔嚓嚓”的,这就是一张张极诱人的风光大片。其实更精彩的,是大树下的卵石铺面的小拱桥。桥古,桥静,桥下水淙淙。树影,人影,阳光透过树与灯笼幻化的七彩光影,真的醉人。摄影师又让她们走上了小桥。我看着,被阳光晃着,都有点恍惚了:古树下,小桥边,四时风光中,儿童天真的嬉笑玩乐,牵牛老农穿蓑衣缓缓行过,红衣少女婀娜地撑伞而过……就这一处,就不止是无限诗意与风光了。

留恋过庇护乌糯坑风水的古树小桥,我走上台阶走进村里,新楼房前数十米长的宽阔道地,面对着南面的太阳山,让人感觉神清气爽。村里住户不多,有一家有位老太正坐在阳光照着的客厅里忙着。茶几上放着用橡皮箍着已完工的十来个黑色圆柱状的东西。见我走近,她手没停,招呼着让我坐。见我问她做着什么,她笑着说,你自己看看。她手里拿着的东西长约15厘米,像百页可转折,我看不出来。她说,她女儿在镇里开了个小厂,她帮女儿做做。她说,喝点茶吧。便要起来为我去泡茶,我没让她去,她见我真猜不出来,才告诉我说,这是做名片夹用的。原来她住在镇里,像村里的其他人一样。现在村里建了新屋,就搬回来了。新屋,只用了八万块。现在住着很开心,她说。这里空气好,太阳一天晒到夜,住惯了,养老还是这里好。我与她聊着,问起了村里的宗谱,她说谱就在她家里,有老的,还有新修的。我说,介不介意让我看看,她很爽快地答应了,让我跟她去楼上。走到三楼,不想有门可以出去,走上几步台阶,是一条开阔的水泥路,上面又是一排楼房,原来“上下一层屋”的奥妙就在这里。老人很恭敬地捧出蓝皮封面的宗谱递给我。我们回到客厅,我把谱放在桌上,细心地翻看了一下,找到有序的地方,问她是不是可以让我拍张照片。她同意了。我很感激。因为前一段时间,我去考察王爱山十八拐,想看看那边的谱,却始终不能如愿。当然,我也知道开谱关谱的一些事,我很理解并尊重他们。

出来的时候,看到大门外有两块牌:共产党员户周银宝,周能开。老太告诉我,这是她丈夫与儿子。牌上写着他们的一句话承诺与每人的联系户。

走出老人的家,我又看到了面对古树,沐着阳光,举着双手把背影留给摄影师的红衣美眉。这时刻的阳光正好。车开出乌糯坑村,我才想起,我忘了问问乌糯了。回来后,我上网查了查,说乌糯原来就是现在很时兴的味道独特的“蕨菜”。《诗经》有“陟坡南山,言采其蕨。”古代还有伯夷、叔齐不食周粟,采蕨薇于首阳山的故事流传。

古村里一番周转,却最后在网上得到答案,这也算是一桩趣事了。





分享到: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