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洲:一溪清流 三县同护
发布日期:2016-07-27 浏览次数:字号:[ ]

       连日晴热高温,宁海桑洲镇境内的清溪流水潺潺,清可见底。但在几年前,住在河岸边的村民还常为不期而至的生活垃圾漂浮物犯难。
  清溪流域跨越宁波市宁海县、台州市天台县和三门县三地,一条河分三地管,上下游自顾自,出现了不少难管的真空地带。前年起,三地打破行政区划之间的壁垒,探索建立一整套统一标准、统一人员、统一方法的联合治水体制。
  如今,一条清溪水用上了同一条“治水红线”,同一支治水保洁队伍,真正实现上下游联动治水。
  一河跨三地
  养殖户打游击
  桑洲镇下洋周村村民周慧春的家,就在穿村而过的清溪边上,推开门便是溪水。
  周慧春天天打扫门前的河道,但溪流中还是不时有瓶瓶罐罐、彩色塑料袋及死去的家禽、剥下的残菜叶等垃圾漂过,令她十分烦恼。仅宁海县域的清溪畔便住着7万余人,清清河水事关百姓生活大事。
  可是,水的流动性注定了单靠一地之力无法完成治水,按行政区划各自为政,清溪的治理一时陷入僵局。
  “‘五水共治’以来,我们镇、村里每年花了很大精力保洁,整治养殖业,已拆除沿河养殖棚、违法建筑等近万平方米。”可令桑洲镇和相邻县域相关负责人无奈的是,河道上下游分属不同的县,有些县域督查的范围是河道两岸100米,有的是200米,而这些河段边又往往隐藏着几个县域混居的养殖户,有些被上下游整治“赶”过来的养殖户,也悄悄躲藏其中,而各地往往鞭长莫及,这些河段时常会出现半夜污水偷排、生活垃圾乱扔的现象。
  联合工作组
  跨界联动治水
  清溪的新生发生在2014年。
  这一年,桑洲镇主要负责人几次带队前往天台泳溪乡和三门沙柳街道,商讨建立三地跨界联动的治水模式。首先敲定的便是“跨地市交界区域水环境治理联席制度”。
  “桑洲和沙柳交界的白岩坑附近,8户养殖户常私自排污,每次我们去整治,他们就挪到上游界,而你们上游来整治,他们又往我们下游挪一挪,只有我们联手整治才行得通!”桑洲镇水利站站长陈海波参加了第一次联席会议,他道出了困扰当地多年的治水难题。
  果然,白岩坑的养殖户整治立马提上议程,随之启动了8户养殖户的提升或搬迁行动,三地还成立了治水工作联合组,一把手亲自负责,各地分管领导具体负责,抽调骨干人员为联络员,确保每一项联治行动有效落实。
  在治水工作联合组面前,白岩坑躲了10多年的养殖户陈先标不得不积极提升养殖污水的处理设备,不然,他经营的养殖场分分钟要被关停。在最近一次联合检查中,白岩坑的养殖户都已经整治完毕。
  如今的清溪已顺利建立起一支联合治水队伍和工作机制,实现了河面无杂草、无漂浮物、无障碍物,河岸无垃圾的初步治理目标。
  一项数据显示,今年年初以来,天台泳溪乡关闭污染企业,搬迁了3家沿溪养殖场;三门沙柳街道拆除沿岸违法建筑3万平方米;宁海桑洲镇则拆除沿溪养殖棚、两岸9000余平方米违法建筑。
  上游和下游
  实行同一标准
  周秋长是宁海下洋周村到书带看村一带的清溪河河段长,管理着1.666千米的清溪河道,如今,他的“头衔”大了。
  不久前,周秋长跟着二三十人的“质检队”沿着整条清溪巡河。他们一路从天台到宁海、三门,检测水质、巡查治水情况。自从三地展开联合治水后,这样的水质“质检”,每隔一两个月就要组织一次。
  “沿着整条河,尤其三地的交接面测水质,上下游一个标准,能有效对比,找出是哪个地域治水出了问题。”周秋长说道。现在三地水质定下了统一的标准,比如,河面无成片漂浮废弃物、病死动物,河中无影响水流畅通的障碍物、构建物,河岸无垃圾堆放,无新建违法建筑物,河底无明显污泥和垃圾淤积,同时,明确“河长”职责,对河道进行日常巡查监管。
  一条治水标准管牢了三地,水质标准只是其中的一条。
  50多岁的卢作贵是桑洲镇桑洲村的河段保洁员之一。每天早上7时多,他便拿着装备准时出门了,3000米保洁,从村口清理河面垃圾到桑洲村与田洋卢村交界段的地方,大约花3个小时。一天要来回2次,直到下午5时左右下班。
  在桑洲镇,清溪流经的六个行政村都配备了这样的保洁员。“一个村一个,再加上镇里配的三个机动人员,一共是9个保洁员。”桑洲镇党委书记陈云苍告诉记者,这个数额和每个保洁员的操作规范都是三地统一的。
  而除了保洁自己的河段,卢作贵还有个重要的任务,监督上下游的河道情况,发现异常,立马反馈。
  “以前河道交界的地方,保洁是最弱的了。现在几乎看不到什么垃圾漂浮物了。”陈云苍说道。他们三个地方还统一把督查范围扩大到河道两侧200米范围内,推动各类污染源连片治理。
  再见清溪水,对水环境要求极为苛刻的香鱼正畅快地游泳,三地联手治水让这儿再也不是传说中垃圾漂水面、夏天有臭味的河道了。





分享到: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