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前童的守望者——童富铎
发布日期:2017-11-15 信息来源:前童镇 浏览次数:字号:[ ]

1

  1939年,童富铎出生于前童一户普通的耕读之家。虽然今年已经80岁高龄了,但只要没重要的事,他都要到民俗博物馆坐一坐。这个博物馆的建成倾注了童富铎的大量心血,已经成了他生命中特别重要的一部分。他喜欢坐在那些旧物中间,将自己脑子里的那点关于前童的知识,毫不保留地告诉大家。

前童自始祖童潢在1233年移居慧明寺前以来,至今已有780多年的历史。童氏从一户人家发展成为有浓厚文化底蕴的泱泱大族,这期间经历了许多难以想象的磨难,有许多童氏族人奋斗的故事,童氏先祖生活的痕迹,还有淹没在浩瀚的历史和古村中不为人知的故事,都是数不胜数。这些东西都是前童古镇的精华,亟需整理、挖掘、保护,加以宣传。幸运的是,前童遇上了好时候,它被批准为古镇,并成立前童古镇文物保护利用办公室,保护前童的这些文化遗产。童富铎成了办公室的第一批成员,主要负责的工作,便是前童民俗博物馆的筹建。

  因为没有任何经验可借鉴,一开始,童富铎对如何建立博物馆心中无数。他找了童遵志、童先军、童全灿等7人为核心人员,去奉化等地参观学习,热心村民童衍孝又拿出800元资金,作为启动资金。那时还是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这样一笔钱,对于从没弄过博物馆的童富铎他们而言,已经算一个不小的数目了。众人拾柴火焰高,就这样,经过一番参观、学习、准备,前童民俗博物馆的筹建终于正式启动了起来。

  建设博物馆,首先是要有展出的实物。当时,去哪里找这些可以展出的东西,便成了童富铎首先要思考的问题。为了充实博物馆的展出内容,童富铎挨家挨户去村民中寻找征集童氏百姓用过的东西。这是一件难度很大的工作,上门找人,人经常不在。人在了,又对博物馆不理解,不肯将自家的东西拿出来。有时候为了一件平时毫不起眼的旧物,要反复上门多次,磨破嘴皮,好话说尽。为了征集这些旧物,童富铎和一起征集文物的村民们几乎踏遍了前童的每一条墙弄,每一个道地,每一户人家,苦口婆心做好工作,一件一件征集。一年多的时间,终于让藏品的规模有了一定的基础。这些藏品的内容涉及前童村民的古建筑、婚嫁、生儿育女、农田劳作、读书、衣食、五匠工具等方面的东西,非常珍贵。

  文物寻找来了,可博物馆的房子却依然没有着落。为了解决房子的问题,童富铎多方努力寻找,并在当时的县领导和前童镇领导的支持下,将原前童粮站使用的空余房子作为博物馆用房。这本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是在装修过程中,有人改变了博物馆的形象,把不代表前童建筑的东西加在博物馆中,弄得不伦不类。童富铎知道后,据理力争,并向县文物办等单位反映,在他的努力下,那些有损博物馆形象的建筑终于被处理掉,保护了前童民俗博物馆作为地方博物馆的纯粹性。

  1999年5月,前童民俗博物馆终于建成,并对外开放。建成后,博物馆接待了众多慕名前来的学者、大学生、教授、游客、各级电视台等,成了去前童旅游必去的地方。

  前童民俗博物馆的建立,倾注了童富铎的全部精力和心血。对他来说,这几乎成了他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2

  “前童文化内涵丰富,作为童氏第28代子孙,我们如果不保护好宣传好,那就愧对祖先”。这是童富铎经常对村民讲的一句话,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前童行会,是前童古镇延续了500多年的一个民间纪念童氏先祖引水成功的一个活动,也是前童村旅游的一个亮点。现在,前童行会已经成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可在当初,前童行会的恢复却是困难重重。

  童富铎说,当时,行会的鼓亭、抬阁绝大部分已经毁坏和散失,抬行会的村民也没有好好组织培训。一些年轻的前童人甚至已经不知道有行会这回事。童富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是祖宗留给我们的,不能断了,一定要将它继续搞下去。

为此,童富铎四处奔走,找领导,找村民商量重新建造鼓亭、抬阁,恢复行会。他是童氏四份人,四份这一族就有两杠鼓亭,要恢复起来也有难度,必须要有大资金投入。要投入这么大的资金,必须要靠大家的支持,为了鼓亭,他自己率先捐钱,又挨家挨户去凑钱。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年的努力,他所在的四份和童氏其他房族的鼓亭全部恢复起来,成了前童旅游的一个亮点。

  在前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中,把酒舞、龙灯舞、船灯舞、鼓亭舞、狮子舞是前童最有代表性的五大传统舞。表演要求高,历史性、艺术性、娱乐性、观赏性极强。可这些舞蹈,许多资料、乐器散失,原来会弹唱、舞蹈的一些人也不在了,要挖掘这些具有历史价值的舞蹈,难度可想而知。现在,这五个舞蹈都已经恢复,而其中,把酒舞的恢复,则是童富铎的又一个杰作。

  把酒舞是前童村民在结婚时的一个仪式,自宋代就从宫廷传入前童一带,为了恢复把酒舞这一传统文化,童富铎绞尽脑汁,没有现成的资料,他走访了许多曾经参加过把酒舞的村民,请来年纪大的参加过把酒舞的村妇,并组织起十几个年轻姑娘,补充新鲜血液,成立了舞蹈队。通过日夜排练,终于成功恢复了把酒舞,并于1999年正月在前童大祠堂正式演出。现在,把酒舞已成为古镇旅游中一个展示古老习俗的传统文化,成了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童富铎本人也成了把酒舞的文化传人。

  前童行会活动结束以后,鼓亭一直以来都是各房族保管,都被深藏在家中,游客在平时基本看不到鼓亭。为了把前童的这一传统文化在平时也能宣传出去,童富铎又和前童人一起努力,想着建立鼓亭馆。经过一番奔走,现在,这座号称“中国第一鼓亭馆”在前童村口落成。鼓亭馆内集中展示了保存完整的前童古老鼓亭、抬阁、秋千及一系列行会道具和服装,体现了前童元宵行会的传统民俗艺术精华,成了游客必去的地方,也是前童古镇的象征。

3

  从1995年开始到2017年,在20多年的时间里,童富铎身体力行去做前童古村落的挖掘、宣传、保护工作,他的努力获得了村民们的一致认可。

  前童金牌导游郑莲亚清楚记得,当年她第一次当导游向客人介绍情况时,一无所知,是童富铎领着她,一个墙弄、一个道地、一条水甽,一个故事慢慢地教她。几年下来,郑莲亚从童富铎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使她成为导游中的佼佼者,陪同许多领导人和专家在前童参观,并进行精彩的解说。

让一些摄影爱好者难忘的是,2015年8月2日,刚好是高温天气,几十位摄影爱好者带着新娘模特,到前童民俗博物馆的千工床前拍摄新娘等候新郎的照片。为了拍得逼真、真实,摄影组准备向童富铎他家借凤冠霞帔,说真话,这大热天要将凤冠霞帔借来给新娘穿戴上,会把衣服弄湿、弄脏甚至损坏,大家都不好意思开这个口。谁知,当摄影师讲了来意之后,童富铎不但把凤冠霞帔借出当道具,还亲自到场,和他孙女一起帮模特穿戴凤冠霞帔。从孙女14岁开始,童富铎就手把手教孙女给新娘穿戴凤冠霞帔和表演新娘。通过10多年的学习,孙女在童富铎的言传身教下,学会了许多前童传统文化,现在也是一位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在童富铎和他孙女的帮助下,模特很顺利地化好妆,进入拍摄现场,高质量完成了前童拍摄之旅。事后,童富铎说:“只要是为了宣传前童,我们都会大力支持!”一句极其朴素的话语,使大家深受感动。

  童富铎出生在前童,生活在前童,对前童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非常了解,非常有感情。前童的角角落落都留下了童富铎的脚印,古砖来自哪里,水流向何处,谁家的门朝哪里开,都在他的心中藏着。前童的水流有多长,他对前童的了解就有多长,砖瓦有多厚重,他对前童的了解就有多厚重。

  童富铎上学不多,但非常喜爱看书读报,年轻时又参加过越剧团和走书的表演,记忆力强,悟性高,表达能力很好,能生动地讲解介绍前童古镇,因此很多人找上门来要他介绍前童,不管多忙多累,他都能满足大家的需求。他在中央电视台1、4、7、9、10频道以及省市县电视台荧屏上,面对记者提出的各种的问题,都能随机应变,侃侃而谈。前童的传统文化,通过他的讲解,让更多的人得到了了解和传播。

  平时,也经常会有许多报社记者、文联作家、游客前来采风,不管是哪一级的记者和作家来前童采风,童富铎都一视同仁,全力配合,把所知道的前童历史传统文化全部无偿提供,使得那些前来前童采访采风的记者作家们得心应手,加快了写作脚步,材料也更加充实、真实、生动。比如《前童古村落》、《走进前童》等书,都有童富铎提供的大量材料。

  现在,童富铎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家电视台、多少摄影家、记者、作家来采访过他了。对他来说,在镜头前如何展示自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这样一种方式,能将前童更好地宣传出去,介绍出去。





分享到: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