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投资多赢效应显现
发布日期:2017-12-06 信息来源:省商务厅政务网 浏览次数:字号:[ ]

“一带一路”倡议对于中国和其他加入该倡议的国家和地区来说均利大于弊。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最新发表的“一带一路”报告《对于中国和受援国而言利大于弊》称,“一带一路”是旨在加强中国和欧亚大陆及其他地区的区域内融合的中国对外投资战略。对于中国主权及特定行业,尤其是基建行业而言,该战略具有正面信用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基建融资需求庞大的“一带一路”投资的接受国家,以及中国是其主要出口目的地的国家而言,该战略同样具有正面信用影响。

流向“一带一路”的投资占比攀升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首次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该倡议的地域覆盖面不断扩大,已覆盖包括亚洲、非洲、中东、欧洲和大洋洲在内的约68个国家。上述国家约占全球1/3的GDP和外贸、全球2/3的人口以及全球1/4的外商直接投资。

穆迪报告称,“一带一路”倡议不断引导中国的对外投资,流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占比不断上升。截至2015年年底,流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总额达1157亿美元,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总额的10.5%。2016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流量从2013年的130亿美元增长至210亿美元,其在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总额中的占比同期亦从12.2%提高至14.4%,而同期流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全球投资在全球直接投资流量中的占比则从25.0%左右降至15.7%。2013年~2015年,中国流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年增长率达到了26%,增速高于流向非“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15%。2016年~2017年上半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非金融行业的投资在其对外直接投资流量总额中的占比呈上升趋势。

穆迪注意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大量的基建投资需求。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基本测算,亚洲45个成员国2016年~2030年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达22.6万亿美元(按2015年价格计算,其中13.1万亿美元的需求来自中国),每年为1.5万亿美元。这些国家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大部分。投资需求将主要来自发电(占比52%)、交通运输(占比35%)和电信(占比10%)。而在投资创造显著的增长回报之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债务负担将上升。

由此,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实施的并购及基建项目迅速增长。穆迪报告显示,2015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吸引了92亿美元的中国并购交易,占中国境外并购交易总额的17%,占比远高于2014年的4%,并购规模超过10亿美元的国家包括以色列、哈萨克斯坦、新加坡、俄罗斯和老挝。2015年,包括巴基斯坦、印尼和马来西亚在内的10个主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中国“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建项目金额中占比过半。2016年,中国共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新签了价值1260亿美元的工程承包与基建项目,占当年中国所签全球工程、采购及施工(EPC)合同的52%左右。其中超过一半的基建合同为电力工程(27.4%)、交通运输(16.2%)及房屋建筑项目(15.7%)。

“一带一路”投资以国家战略为导向

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的行业分布大都以国家战略政策为导向。穆迪认为,“一带一路”可强化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商贸、资本流动和建筑工程协议方面的地缘政治与经济联系,并通过双边贸易进一步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

报告显示,2005年~2016年,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投资主要涉及能源、交通、房地产和农业。大量投资能源和农业与中国确保能源和食品供应安全的国家战略保持一致。2005年~2016年累计投资额约为5440亿美元,其中能源类投资占比最大,高达50%,其次为交通占18%、房地产占11%、金属占8%、农业占3%、科技占2%、公用事业占2%,化工、路由、金融和娱乐分别占比1%。

穆迪认为,为输出过剩工业产能,中国政府对交通类投资持支持态度,从而可匹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不断增长的基建需求,这对中国主权及相关参与企业而言具有正面信用影响。因此,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成为输出过剩行业产能的一个渠道。例如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钢铁出口占中国钢铁出口总额的比重从2014年的60%增至2016年的67%。中国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的机械和交通运输设备不断增长。2016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通用机械和运输设备出口额在中国出口总额中的占比由2014年的39.1%增至41.2%,其中包括发电设备、通用工业机械、办公设备、电信设备、车辆和电机等。2005年~2016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来自中国的能源类、交通及金属行业直接投资累计约4200亿美元。

同时,“一带一路”可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化水平。据中国人民银行统计,人民币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中的使用率(自2015年以来占跨境贸易结算总额的14%)仍落后于所有跨境贸易结算中人民币的平均使用率(在总额中占23%)。截至2017年6月,中国已与36个国家签订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其中24个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互换协议总额达到了人民币3.3万亿元。

监管措施对“一带一路”投资

影响有限

“近期,中国实施的资本管制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投资影响较小。”穆迪称,因担心国内资本外流失控并对国内银行业构成潜在流动性风险,中国政府自2016年底以来对海外并购交易实施严格资本管制,并以娱乐、体育和房地产业为监管重点,从而导致中国对外投资放缓。2017年1~7月,中国非金融业对外直接投资流量总额同比下降44.3%。然而,同期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非金融行业的直接投资流量同比仅下降了2.8%,“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总额中的占比较去年同期提高了5.7个百分点。

(杭州市商务委员会(杭州市粮食局)供稿 转载地址:国际商报)





分享到: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