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风易俗在宁海岭口
发布日期:2018-05-07 浏览次数:字号:[ ]

    近日,记者来到宁海县西店镇岭口村蹲点采访。当天,村文化礼堂里正在操办一场酒席。村民袁建立乔迁新居,按照习俗准备办酒席庆祝。

    “想要在文化礼堂办,就得按村里的规矩来。”岭口村党总支书记舒瑞表说,桌数20桌以内,每桌酒席成本1000元以内,个人人情不超过500元,每个环节都有人跟踪监督,买菜有人跟着,收人情有专人登记。

    深化移风易俗新规下的酒席,村里已经办了12场,村民也逐渐达成共识。可是在出台之初,推行遇到了不少阻力。去年8月底,正当村民袁建泽要办进屋酒之际,遇上了新规。朋友办酒都是几千元一桌,自己的酒却不能超过一千元,“怕被人家笑话,所以我就想在村外办。”袁建泽不太好意思地说,镇里的饭店都已经定好了,“没想到村书记带着六七个人跑到我家里来做工作,苦口婆心地劝我回村里办。”后来,他回村按新规办完了酒席,算算账,还是这样好,“大家一样了也就一样了。节省了开支,也减轻了人情压力。”

    移风易俗的工作,喜事还好,遇上丧事就比较难办。去年,新规出台不久,舒瑞表的大伯因病去世,村里人都看着。“村里无论做什么事,村干部要带头示范,村书记更要作出表率。”舒瑞表说,他大伯去世时已是97岁高龄,子孙满堂,但是按照规定,花圈不能超过5个,他顶住压力,一个个分配好。岭口村村民代表舒养林感慨地说:“以前村里办丧事,动不动花圈就上百个,要不是书记顶住压力推行新规,97岁老人去世时几百个花圈很正常。”

    跟我市很多农村一样,岭口村的老年人比例较高,村里60岁以上的老人有417人。今年69岁的潘玉林是岭口村老年协会会长,他坦言,多少年来,丧事都是各家各户自己安排的,如今要管理,确实不容易。所以,平日里,他经常和协会其他4位老同志一起,做着这方面的劝说、解释工作。

    记者在岭口村蹲点期间,村里还通过村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3名移风易俗监督员。“村里大大小小的工作很多,移风易俗虽说已经取得一些成效,但仍然不能放松。”舒瑞表说,通过选举产生监督员,赋予他们监督的权力,希望把移风易俗工作继续深化。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清明节,香烛、炮仗全都没了。随着风气的转变,村里一家开了五年多的花圈店关门歇业了。“电子花圈,三四百一个,以前有的丧事一下子摆着一百多个;鲜花花圈,五百起步,贵的要好几千,也摆得满满当当。这里头的浪费大得惊人!”村治调委员会主任舒迎春说,新规带来的变化,大家看在眼里,自己回家算算账便更加明白了,“现在每个人都支持、称赞。”





分享到: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