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童麦饼
发布日期:2018-06-13 浏览次数:字号:[ ]

我是吃着麦饼长大的,每个前童村民对麦饼有着特殊的感情,是村民赖以生存的食物。

要吃到麦饼需要很长时间。前童人从11月开始种麦,到第二年五月份收割,需要漫长的6个多月,这当中要经过烧灰、播种、施肥、松土、治虫、收割等许多环节,才能把麦子收割到仓,每到收麦时,田野一片金黄,到处是忙碌的人群,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麦子割来要先晒干磨粉。打我记事起,小麦加工没有轧粉机,把麦子磨成粉全靠石磨。那时,每个道地里都有一张磨,村里的女人们背上背着孩子,一边还要磨粉,磨粉很苦,很累,很吃力。孩子们放学后,也会去帮忙磨粉。一畚斗的麦子至少要一个上午才能磨完。

磨好的粉有两种,白粉和乌粉,都可以用来搨麦饼。搨麦饼要有一套工具:一根麦饼杖,一块面板,还有一只专门放麦饼的麦饼箩。搨麦饼是前童妇女的绝活,每个妇女都有一双轻巧的手,可以搨出形状最好、卖相最好、味道最好的麦饼。有的刚嫁入前童的媳妇,擀不好麦饼,形状不一,村民会说“有角麦饼姆角粽”,来嘲讽把麦饼擀成有角的妇女,不过这些媳妇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搨麦饼的技艺进步很快。

前童麦饼有两种,一种是裹馅的,一种是不裹馅的。裹馅的麦饼主要有虾皮馅,虾皮是从前童或者桑洲、沙柳集市上买来的,将虾皮、猪油、葱捏在一起,就成虾皮馅了,再裹进麦饼里,擀圆就好了;还有一种裹的是芝麻馅,用手把面粉揉成一个圆饼,再在芝麻上一粘,擀圆就成。第三种麦饼是海苔麦饼,将海苔与猪油先揉合,再裹进揉好的面团里,揉合擀圆。那时,能吃到肉麦饼是儿时的一种奢望!不裹馅的麦饼也叫麦饼壳,搨好麦饼后,再焙一些海苔夹在麦饼壳里一卷,就可吃了。

搨麦饼时,一般是主妇一个人的活,她常常在灶台上跑前跑后,一会儿去擀麦饼,一会儿又去灶膛烧火。搨好一只麦饼,柴火非常讲究,麦子上场时,有许多麦秆可以当柴火,此时用麦秆打成一个个小结来烧火,一至两个麦秆结就可搨成一个麦饼,这样的柴火搨成的麦饼成色最好,这也是搨好前童麦饼的绝招。

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是乌麦饼(即麦皮麦饼),麦皮很脆,在揉粉时不易成团,往往加一点白粉慢慢揉,外面再裹一层白粉。要搨好乌麦饼不易,这是一门高超的手艺,乌麦饼很粗很厚,一般难以下咽,再夹炒熟的南瓜藤、洋芋、甚至冷饭等,一夹以后乌麦饼就会变得柔软、好吃了。主妇们总是把白粉麦饼给丈夫和孩子们吃,她们以乌麦饼当饭。

麦饼做好后,一般当家里的中饭,但是经常吃麦饼,也会吃腻,我们在吃麦饼时总是挑三拣四,把裹馅麦饼当中的馅全部吃完,剩下边上一个圈,而在吃乌麦饼时,把外面一层圈先吃,剩下当中,这就是我们孩提吃麦饼的两个“金光圈”,而吃出这样的金光圈,总会招来骂声。大人们经常吃了麦饼,也会感到没有力气干活,当时在前童流传这样一句顺口溜“三餐麦饼四次面,姆不力气上田岸”。

麦饼除了当正餐外,也是前童人的“接力”(即点心)。男人们在农忙去田畈劳动时,妇女们在家里会搨好麦饼,装在麦饼桶、帆布巾或者麦饼袋里,将麦饼带到地里作为接力;每当我们出远门做工、上山砍柴,读书远行,母亲都会起早搨好麦饼,让我们带在身边,肚子饿了,随时可以食用。

现在,随着古镇旅游的开发,麦饼种类也多了,并且从家里走到了街上作为食品,一只大大的麦饼就可以解决一顿午饭,游客吃了还要带回去给朋友尝。

(作者  童相兵)





分享到: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