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男保姆”事业
发布日期:2019-05-09 信息来源:深圳卫生院 浏览次数:字号:[ ]

“叭!”

突如其来的一拳打在王启旭太阳穴上,瞬间觉得眼冒金星,不辨东西。

王启旭是宁海县深圳卫生院精神科一名男护士,打他一拳的正是刚入院的一名病患,姓章,女,今年35岁,患有精神分裂,常有被害幻想。每到吃药的时候,她总是把药含在牙根部位,不配合检查。王启旭拿起水杯,想让她多喝水,把药服下,没想到就发生了前面的一幕。随后,他还是哄孩子似的哄患者喝下水,直至小药丸不见了才离开。

2014年10月,王启旭分配到这家卫生院,说是卫生院,其实承担着诊治全县精神类疾病的职能,设有2个病区80余名住院患者,有护士18名,其中男护6位。在这幢三层的住院部,精神科护士的工作相当琐碎,所有病人的生活起居都由护士来照料,从早上叫他们起床洗漱,到一日三餐,再到服药,洗澡换衣服等。这一系列日常生活都在护士的督促和指导下进行。而对于那些长期约束在床,被动懒散和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病人,护士就要亲自为他们洗脸、洗脚、剪指甲,还要协助他们吃饭,大小便等等。可以说精神科护士是典型的“超级保姆”。期间无数次被病人把饭菜、口水、甚至痰液弄到手上,脸上,工作服上,还被病人辱骂、攻击甚至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王启旭回想当时读卫校时,学校招收9名男护,来报道的只有7名,毕业后,同学们大多分配在手术室,只有自己在乡镇卫生院,还是个精神科护士,心里确实有些不快。通过与这群被“世界遗弃的孤儿”朝夕相处后,觉得他们终究是鲜活的个体,也有自己的人生,如果没有医护人员的坚守,那样的他们真的就再无欢乐可言。思想的转变也使得他渐渐的习惯了自己的身份。

让人难以适应的还有这里的三班倒,白班是7:30-16:30,中班是7:30-13:30,前夜班是16:30-24:00,后夜班是0:00-7:30。王启旭家住城区,车程40分钟,为了不迟到,他往往提早半小时就到单位。上夜班最为辛苦,两个人一班,一个管理,一个巡视病房,每隔15分钟交换。这里的病房24小时灯火通明,巡视每隔15分钟一次,主要观察病患的生命体征,以防窒息;还要随时留意是否有绳子、玻璃瓶、塑料袋等危险物品。精神科没有综合性科室那么高大上,没有许多精密先进的仪器来检测病人的病情发展。每个病人的精神意识形态,病情变化都要靠护士的眼睛来判断其精神状态来实行护理工作。

精神科护士要应对各种突发事件。那是一个白天,王启旭在大厅巡视,大多数较为正常的患者都看着电视、相互之间聊着天,少部分患者则在处在自己的世界里,嘴里念念有词。与以往的每一天都很相似,看了看时间马上就要下班了,心中想这个平稳的一天马上就结束。突然,一位患有被害妄想的躁狂症病人,突然情绪激动,拿起身旁的脸盆,抓着一名自语明显的病人就打,嘴里嚷嚷着:“都是你害的,不是你我怎么会这么惨!”多名劝阻的患者也相继被打,大家都不敢靠近。王启旭马上跑了过去,大声地喊着他的名字,为了第一时间吸引他的注意,以免他伤害其他患者。可能患者被吓到了,只是冲他喊叫,并没有动手,王启旭就静静地看着他,轻声细语地劝导着,促使他思考自己做的是否正确,慢慢地患者的情绪稳定下来,直到其他男同事赶来才彻底制止了患者的行为,避免了一场“战争”。其实科室里的工作人员鲜有没有被患者所伤的。医院里还专门有一本子里面清晰的记录着病人躁动,以及护士医生被患者所伤的事件经过,目的是为了给新来的同事提供些许经验,以便在日后处理类似问题时能有所警惕与措施。

让王启旭感动的是:去年护士节上,有个患者折千纸鹤送护士的节目,他获得了全院最多的千纸鹤。问其原因,他只是简单地说把患者视为正常人来相处,用真情温暖患者,相信经过医护人员“净化”的每一个心灵都会在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里绽放出新的生命和光芒。

 





分享到: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