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名人实物档案工作的几点建议
发布日期: 2020- 06- 08   09: 15 阅读量: 字号:[ ]

    实物档案是单位和个人从事社会生产活动中产生的、反映历史面貌并具有保存价值的有形物品。随着时间的推移,名人实物档案一般弱化或脱离了原有的实用性功能,拥有新的档案价值,是构建名人或与之相关时代记忆的一种凭证。文学领域名人实物档案种类繁多,形式多样,材质不一,大致可分为5类:一是锦旗、奖状、奖章、奖牌、奖杯、荣誉证书等荣誉凭证;二是名人在社会活动中使用或取得的印章、证件、证书等;三是名人在社会交往中获赠的礼物;四是知名人士的题词、字画作品;五是其他具有纪念意义和保存价值的物品,如生活用品、工作学习用具等。在实际工作中,依据“人”与“物”的特点,大致可从名人的生平经历、贡献成就、品格风骨、情感世界、爱好意趣这5个方面来判定名人实物档案是否在一个或多个方面具有提供凭证、信息的价值。笔者所在的中国现代文学馆主要负责收藏文学领域著名人物的档案资料,馆藏的名人实物档案独具特色。在实际工作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各种与名人实物档案工作相关的问题。结合工作实践,笔者对做好名人实物档案工作有4点建议。

    一是进一步增强名人实物档案收藏意识。意识活动通过实践活动改造客观世界,只有思想上重视,行动才会跟得上。要做好名人实物档案工作不能被动,档案工作者要培养主动探索的意识,同时要避免进入两个误区。一个误区是依据实物原有价值判定名人实物档案的价值。如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的一个小白瓷象,是许地山女儿许燕吉捐赠的。1926年,在印度加尔各答附近的圣蒂尼克坦和平村,泰戈尔与许地山相见恨晚,临别时泰戈尔以象相送,成就了一段忘年之交的佳话。象在印度是吉祥的象征,以象为主题的礼品很常见,一般都用来馈赠远道而来的亲朋好友。小白瓷象的左前腿碎成几段,一直用白丝线紧紧缠着,如果仅凭小白瓷象产地、材质、品相这些属性判定,不去了解其背后的故事,就会埋没它的档案价值。另一个误区就是图省事,不经判断将相关实物全部收藏,或有可能导致将缺乏保存价值的实物档案收进来,徒增库房压力。实际工作中,档案工作者要有使命感和责任感,不断培养名人实物档案收藏意识,提高自己的职业素养和业务素养。

    二是深入研究与实物档案相关的名人。对与实物档案相关的名人了解程度越深,对实物档案价值的判断也越精准,尤其对那些遗留资料有限、时间久远、在大众心目中认知度不高的名人,更需要档案工作者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名人实物档案记录的信息不全是清晰明确的显性信息,也包含隐性信息,这就需要档案工作者深挖与实物档案相关的名人资料,从而分析实物档案形成的时间、地点、背景等。如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的文人武将方之中的一套海蓝色军装,直观地反映了方之中是中国现代作家中少有的从炮火硝烟中走出来的战将,同时在众多开国将军中,他又是少有的作家。而作家冰心捐赠的《红竹图》更是别有深意。抗日战争胜利后,冰心的丈夫吴文藻担任当时的国民政府参事。1946年5月1日,国民政府还都南京后,他们夫妇来到南京,吴文藻的清华同学朱世明被任命为驻日代表团团长,专门邀请吴文藻担任该团政治组组长兼任出席盟国对日委员会中国代表顾问,冰心随之一同前往日本。吴文藻的这次履职引起朋友们的非议,认为他们夫妇二人攀附权贵,斯文扫地。画家陈伏庐特意用朱砂画成一幅《红竹图》相赠,并题诗“莫道山中能绝俗,此君今已作绯衣”,讽刺他们“红袍加身”。而夫妻二人赴日的真相是旨在为战后的国家和民族争取国际地位,同时谋求为中日关系发展作出贡献。一般人如果不了解相关历史背景和人物典故,是看不懂《红竹图》的。

    三是要掌握相关的专业知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档案工作者不仅要掌握档案工作各项业务知识,还要掌握名人所处专业领域内的知识。研究文学领域名人实物档案,不仅要掌握中文专业知识,还要对中国文化、现当代文学、文艺学、汉语言文学、比较文学、语言学等有所涉猎。如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着作家朱自清曾经使用过的牛皮衣箱,箱盖的正中间位置和脊部各贴着一张残缺不全的纸,上面均有朱自清亲笔书写的“朱自清衣箱到北平清华园”,箱盖的底部留有残存的半截封条,印有“国立西南联……”几个字,衣箱的其他位置还贴有一些残缺不全的纸,分别印着“国旅”“行李号牌……39723号”“由青岛至……”等字样,有的还是外文标识。箱盖上没有贴纸的地方从左至右依次用红油漆写着“16号,23公斤,最急”。如此多的标识证明了该衣箱曾经被多次托运的事实,对照朱自清的个人经历,可以推知这个衣箱是朱自清外出时携带的行李箱,是朱自清漫游欧洲、辗转中国各地、从昆明回到北平等多次奔波跋涉的见证。像朱自清衣箱这样的实物档案无疑可以使直白的文字记录鲜活真实起来,有的甚至可以为语焉不详的文字记录提供直接的凭证。

    四是要做一个博闻强识的档案工作者。很多实物由于历史和人的因素自然转化为档案。如对一些行业、领域内能力卓越、成就斐然从而备受关注的著名人物,能够证明其贡献成就的实物档案自然具有较高的档案价值,并且在多数情况下,这些实物档案往往还具有唯一性,颇为珍贵。如萧乾曾捐赠给中国现代文学馆一枚挪威国家勋章,是1986年12月2日挪威驻华大使阿·阿内森根据挪威奥拉夫五世国王的决定授予萧乾的,证明了萧乾在译介挪威文学方面的贡献。作家丁玲捐赠的斯大林文学奖二等奖奖状、证书和奖章是其凭借长篇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于1951年获得的荣誉纪念品,代表了丁玲文学创作上的成就。我国古希腊戏剧翻译家罗念生历时6年编写制作了古希腊语——汉语对照词条卡片,共计35盒、300多万字。这些卡片不仅是其辛劳工作的证明,更诠释了罗念生的敬业精神和对希腊文学的热爱。

    判定名人实物档案价值的过程不仅是一个资料整理、研究、深度考据的过程,也是一个集知识、专长、经验于一体的思维升级过程。要缩短这个过程,主要靠平时的点滴积累,档案工作者要有足够的知识储备,在面对名人实物档案时,才能快速获取相关信息内容,从而判定其价值。在实际工作中,档案工作者只要遵循档案发展的规律和特点,不断开拓思路,勤于总结,必能做好名人实物档案工作。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