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老年模式
当前位置:首页
>政府部门及直属单位>宁海县文广旅游局>工作动态
宁海平调 | 一曲平调半生缘
发布时间:2021-11-30 08:51:01 信息来源:县文广旅游局 浏览次数: 字号:[ ]


  宁海平调是浙江古老的地方戏曲剧种之一,是浙江八路高腔中的一路,起源于明末清初,以宁海为中心,流行于象山、黄岩、温岭、临海、仙居、天台、奉化等地,至今已有三四百年的历史。它有《小金钱》、《金牛岭》、《潞安洲》、《天门阵》、《白门楼》、《御笔楼》、《百花赠剑》、《贵妃醉酒》、《陈琳救主》、《偷诗赶船》等一百多出传统剧目,其中《小金钱》百余年来与耍牙的技艺紧密结合,成为宁海平调中最富于特点的代表剧目。

  宁海平调的唱腔声调高亢而婉约,一唱众帮,不用管弦而单以锣鼓衬托。其帮腔有混帮、清帮、全句帮、片段帮、一字帮等多种形式。演出中除小丑对白外,基本使用宁海方言和“读书音”。“宁海耍牙”是宁海平调表演中独具的一门绝活儿,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它是一种粗犷中不失细腻、野性中凸现灵动的“变口”技艺,主要分一咬、二舔、三吞、四吐等几个步骤。艺人取200公斤以上的雄性肉猪下颚骨上獠牙含在口中,以舌为主要动力,而用齿、唇、气的各种活动辅助表演。这种表演以精湛的“变口”功夫和狂放的身段配合平调的“三大一小”及《将军令》等曲牌,塑造出剧中独角龙不可一世的骄横之态,令人叹为观止。

  叶全民

  艺痴者技必良

  今年4月,宁海平调作为宁波市宁海县的国家级非遗项目(传统戏剧),登上了央视科教频道的《地理中国》栏目,别样的“耍牙”技艺极具视觉震撼力。叶全民作为传承人,在技艺技法方面实现了突破,也实现了继续开枝散叶的理想。 叶全民,1956年10月出生于宁海县城关。1970年考入宁海平调剧团,工花脸,在多个平调剧目中担任主角。为2006年5月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宁海平调耍牙表演艺术的第5代传人,2012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15岁入行至今,年过花甲的叶全民早已成为“武林名宿”,与宁海平调亦结下了半世之缘。叶全民回忆,他在1970年进入剧团(那时还叫文宣队),那年他才15岁。1978年的某一天,团里的大角儿王万里拿了几个獠牙在他面前吐纳耍弄了一番,问满脸兴奋的他可愿意学——几十年后,他的徒儿薛巧萍接受媒体采访时同样说:“我18岁的时候在剧团里看到细细长长的猪獠牙可以在嘴里翻飞自如,觉得很神奇很好玩,所以决定学”。

  拜了师,师傅送叶全民一副獠牙,他便每日在无人处苦练。那个时代的风气所致,拜师学艺并不放到明面上来,他们师徒也保持了这样的默契。两年之后,他偶然得了一个登台表演的机会,由此开启了漫长的耍牙表演之路。这些年他已突破师傅的极限,将耍牙从8颗发展到10颗,耍法和造型也由原先的13种发展到40余种。今时今日的他早已是宁海平调界的泰斗名宿,回忆起往事眼神悠远,可穿过几十年的烟尘,他也不过是个满心好奇的执着少年。

“学习这门绝技很辛苦,每天要把猪獠牙含在嘴里,吃饭睡觉说话都不能拿出来。练到一个月左右最难熬,嘴里磨到牙肉溃烂,水也不能喝,饭也不能吃,还得坚持练。”“牙练万次出一功,学习耍牙必须下苦功,没个一两年工夫绝对成不了才,这对演员的意志也是一个考验。我是这么过来的,我的徒弟也是这么过来的。”叶全民说。

  这门独特的耍牙绝技是宁海平调为中国戏曲表演增添的一笔浓墨,可以说是丰富了戏曲脸部表演的形式和内容,至今国内无二。虽说掌握“耍牙”这门绝活的艺人也已寥寥可数,但相比有些传统戏曲的衰落和后继无人以至失传,宁海平调的状况还是要好上不少。

  政府的扶持力度颇大,每年都有专门的资金拨下来保护和发展平调,这两年还开办了平调传承班,由他亲自教授。传承班共招收到17名学员,其中4男2女共6位学员专业学习耍牙。经过一年多的学习,这些孩子基本掌握了耍三四颗牙的技艺,有的已能耍6颗牙了。如果他们能坚持三年下来,就可以转正成为事业编制了。待遇的提高或许可以解决没有人愿意学这门艺术的窘况。

  对于目前传统戏曲受众太少的尴尬,他也毫不讳言,却相信经典和流行是有轮回的,民间艺人要做的,就是尽量改革、创新、吸收当下贴近生活、贴近年轻人的新元素到作品当中。他认为艺术是靠人来传承的,艺人总会老去,但艺术却需要永葆青春,在时代浪潮前原地踏步就是在退步。

  他教育弟子时,不但要求他们唱腔好身段好乐感美,还要求他们体会角色性格,将诸多元素融入到表演中化用自然,不露凿痕——举个例子,耍牙虽是宁海平调表演的精华,但学生若是“为了耍牙而耍牙”,那是要被他教训的:玩弄技巧,那是落了下乘。用这獠牙的张合翕动传达出剧中蛟龙的骄横之态,让观众明白蛟龙此刻的喜怒和情绪变化,引人入胜方是上乘的表演。

  不同于其他戏曲,耍牙表演时对獠牙的控制,主要靠舌头、齿、唇、气做辅助,所以有一口健康的牙齿是前提条件——这也意味着他的艺术生命要更为短暂些。“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在我牙齿掉光之前,可以争取时间,为宁海平调的传承多做一点事。耍牙传到我们这一辈,我就有义务把它传承下去,而且还要发扬光大,不能让老祖宗的绝活在我们手里消失了。”他说。


分享到: